澳大利亚推迟到2027年采用欧六排放标准

Australia postpones adoption of Euro 6 until 2027

Australia postpones adoption of Euro 6 until 2027
Photo courtesy of David Iliff.
澳大利亚拥有2500万人口,截至2017年,其国内生产总值(GDP)为1.69万亿澳元(相当于1.19万亿美元),按货币GDP计算,位列全球第13大经济体。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ABS)公布的数据,2018年澳大利亚家庭资产净值总额为8.8912万亿澳元(相当于6.55万亿美元),人均财富中位数位居世界第一。

这一令人羡慕的经济记录证明了澳大利亚市场在一段持续时间内的稳健性,以及它是一个远远超过其体量的国家。尽管如此,澳大利亚却并非在每方面都表现的非常出色。当提及澳大利亚在燃料和排放标准方面的表现时,人们很有必要对其提出批评。

Melissa Price
Melissa Price


目前澳大利亚燃料标准允许91辛烷值无铅汽油的硫含量限制为百万分之150(ppm)。对于95和98辛烷值的汽油,硫含量上限则为50 ppm。其指定的这些标准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成员国中最差的标准之一。根据汽车测评网站drive.com.au的统计数据,在经合组织的36个成员国中,只有墨西哥在汽油品质方面制定的标准比澳大利亚低。

澳大利亚车辆排放法规基于轻型车辆(LDV)欧五排放标准,并已于2013年11月1日开始用于新车辆,现有车型则于2016年11月1日开始实施。

2015年9月欧洲要求大规模生产符合欧六排放标准的汽车。欧六是欧盟针对轻型汽车的第六代排放标准,该标准要求限制氮氧化物(NOx)、一氧化碳(CO)、碳氢化合物(THC和NMHC)以及颗粒物质(PM)等车辆污染物。降低这些污染物的水平还可以改善燃料经济性并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如果您想在欧洲销售汽车,就必须达到欧六标准。

Paul Barrett
Paul Barrett


在2011年,澳大利亚政府计划最早将于2017年7月向欧六排放标准过渡。最近,监管部门对公众所咨询问题的回复表明,该标准可能会在2019年或2020年实施。政府此前还将车辆能效政策作为其未来实现气候目标承诺的关键措施,所以实施最新的排放标准似乎已势在必行。

但是,在2019年4月初,澳大利亚前环境部长Melissa Price却悄然推迟了澳大利亚实施欧六标准的日期,这一日期出人意料地被推迟到了2027年7月1日。这意味着从现在开始8年之后“澳大利亚”的硫含量才会降至10 ppm的欧洲标准。而在海峡对面,新西兰已于2018年7月1日实施了10 ppm的硫含量限制。

可以预见的是,自由党领导的联合政府正在将低硫燃料定位为是一次成功的环保举措。Price表示,燃料标准将带来“相当大的健康和环境效益”,并使硫含量与世界其他地方的硫含量限制保持一致。

澳政府称,本次日期的确定是为了向澳大利亚石油炼制部门提供充足的变革时间,在其与公共卫生之间实现平衡。尽管政府如此解释,但是有批评人士表示,澳大利亚的四大炼油厂- 埃克森美孚、Viva、英国石油和加德士澳大利亚的大规模游说是此次延期的主要原因。

Scott Morrison
Scott Morrison


毫无疑问,发生这样一个明显的变化,其最主要考量因素还是投资。澳大利亚石油协会(AIP)强调,到2027年将花费10亿澳元(7.02亿美元)来生产硫含量10ppm的汽油。过早的实施将会大大增加成本,这项投资花费最终将转嫁给消费者。炼油商也认为此举将会威胁到澳大利亚炼油业的生存能力。

澳大利亚石油协会首席执行官Paul Barrett对环境部长的决定表示欢迎,他的说法是,上述时间对研究符合新标准且具成本效益的解决方案是一个“适当的时间表”。澳大利亚汽车协会也支持此举,表示此前过早的采用新标准将迫使澳大利亚司机的运输成本上升。Price表示,目前“2027年开始采用新标准后增加的燃料成本将会非常低”。

批评人士认为,劣质燃料会产生与发动机性能和排放控制有关的操作性问题,推迟采用欧六燃料排放标准将会阻碍低排放发动机技术的研发。

在2016年11月题为“燃料硫对欧六标准合规性的影响”的报告中,行业研究机构IHS咨询服务部门概述了在使用高硫燃料时 “对排放系统是否能撑过160,000公里的保修期存在疑虑”。硫会对加热的废气氧传感器产生不利影响,并可能损坏催化转化器,导致更高的燃料消耗和污染物排放。

丰田澳大利亚销售和营销主管Sean Hanley在2018年8月7日对媒体发表讲话时称 “澳大利亚必须将其排放标准与领先的海外市场保持一致。这将要求我们对燃料标准采取同样的措施 - 即高辛烷值,低硫燃料。”

“如果我们没有世界一流的优质燃料,我们就无法实现世界一流的排放”,Hanley说道。

Sydney Harbour
Photo courtesy of Maksym Kozlenko


宝马公司还呼吁从2020年开始采用欧六标准。在向澳大利亚排放标准部长级论坛提交的一份文件中,这家德国汽车制造商表示,执行欧六标准应该“包括强制性的二氧化碳标准以及澳大利亚汽油标准至少应为Ron95汽油且硫含量不得高于10ppm。”

但是,燃料供应商在燃料对车辆可操作性和性能的影响方面存在分歧。在2017年4月提交给环境和能源部的讨论文件中,澳大利亚石油协会称他们“无法支持引入含10 ppm硫的汽油,因为车辆缺乏可操作性,环境效益有限,并且会对消费者、炼油厂和社会带来巨大的成本影响。”该文件还强调,现实生活中的硫含量远低于现行标准。举例来说,该文件引述悉尼市在2014-2015年超高无铅汽油的平均硫含量为28 ppm,而优质超无铅汽油的硫含量为16 ppm,这都远远低于其允许的最高含量150 ppm和50 ppm。

作为保守派政党的成员,澳大利亚总理Scott Morrison最近的选举胜利意味着当前形势不会很快发生改变。Morrison此前曾抨击工党的电动汽车和燃油汽车排放政策,表示其将剥夺澳大利亚人的“由现有车辆提供支持的生活方式,很多澳大利亚人都像样都在购买这种车辆”。

You may also like

The Latest News.

Delivered Daily!

Sign up for FREE industry updates.
First with the latest. F+L Daily. Sent to your inbox Everyday.
F+L Magazine 2019 Q4 | Medium Tile | 300×300

F+L Magazine Digital Edition

F+L Magazine 2019 Quarter 4

Quarter Four 2019, Volume 25, Issue 4

Click to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