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一个兼具世界各国润滑油标准的国家

China: A single country with global complexity

Highly competitive. Increasingly complex. This, an assessment of China’s lubricant market by Jerry Wang, who recently transferred from his role as Chevron Oronite’s technology manager in China to prepare for his upcoming retirement. Wang, who spoke to F&L Asia last November in Shanghai, was responsible for managing Oronite’s Product and Technology organization in China, with a focus on automotive engine oils.

China: A single country with global complexity
By Vicky Villena-Denton and Aaron Stone

中国市场竞争很激烈,且日趋复杂。这是由最近刚调离中国的雪佛龙奥伦耐技术经理职位、即将退休的Jerry Wang对中国润滑油市场的评估。Jerry Wang就是去年11月在上海与F&L Asia谈话的王先生,他负责管理奥伦耐在中国的产品和技术组织,专注于汽车发动机油。这位业内资深人士认为,中国的规范发展要远复杂于世界其他国家。

Jerry Wang


中国已经从简易市场发展成为一个兼备多个机油规范的多元市场。虽然越来越多的行业组织对标准开发过程缓慢而繁琐的过程感到不满,但王先生认为中国以外的石油规范发展比较简单。北美采用美国石油学会(API)的质量标准,王先生认为这种逻辑演变相对简单;日本汽车标准化组织(JASO)规定了日本的汽车理念,而欧洲汽车制造商协会(ACEA)维持欧洲车用润滑油ACEA规范,该规范也很纷繁,但其适用范围仅限于欧洲。

另一方面,中国市场兼有API、ACEA和GB标准,还新添一些附加项—如国内重型柴油发动机油规范(D1-2019),以及可能的新型燃油经济性发动机油测试。王先生说:“中国面临的挑战是我们拥有一切—上述的所有项。他们都同等重要。”

GB系指中国国标。中国国标大多基于API,尽管中国已经为其增加了自己的细则,如水、倾点和杂质—大部分源于俄罗斯的军事规范。与API明显不同的是“非关键限度的应用”。王先生说,在中国,限度就是限度。

有关客车机油(PCMO)和柴油机润滑油油性能标准的国标,亟待更新。最近的一次修订是在2006年,目前的PCMO标准等同于API SL/ILSAC GF-3标准,而柴油至多相当于API CI-4标准。王先生说:国标起草委员会2016年提交的一份要求批准更新,意味着对标准更新工作的起步,尽管该请求仍在等待批复。即便获得批准,最终版本及正式发布也可能需要几年。

王先生指出,由于检验的管理方法问题,国标制定过程会很混乱。在中国,检查工作是在省级层面而非国家层面完成的。每个省都有自己的检验局,并有权根据需要取样,并将其送到任何实验室。未能达到公布的标准应予注明。相反,API采用标准化流程,包括抽样、沟通、有机会自我辩解并且有机会上诉。在中国则没有上诉的机会。王先生还指出,国标不承认测试的严重性或精度。

王先生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并获得化学工程博士学位。王先生说中国不再是一个追随者市场。他说:“只用现成的东西是不够的”。润滑油制造商不能只做定制,还必须做产品开发。专门针对中国创建产品是一个非常复杂且完全不同的概念。

Oronite's Singapore additives plant.


每个润滑油制造商都明白制造“规范仍在制定中”产品的难度。王先生称这是中国新的“游戏规则改变者”—需要提前计划,开发不仅要定制、还要预测。他说:“如果公司等待规范颁布,他们无法帮助塑造规范—这太迟了”。这种方法和世界其他地方的做法是一样的。尽管正式规范的交付时间尚不可知,ILSAC GF-6兼容产品可能会变得可用。王先生说,雪佛龙奥伦耐已经在即将推出的D1-2019规范和燃油经济性规范中采用这种方法。

中国的研发领域竞争正在加剧,但竞争之路都指向上海。王先生说,资源适当的技术中心必须获得第一手资料,以在开发过程中提供输入和游说,并调整产品并使其发挥作用。润滑油技术企业大多位于距上海郊区浦东几公里处—包括润英联、奥伦耐、路博润和雅富顿化学公司。王先生说,跨国公司甚至本地公司的技术人员都在上海。他认为,近距离可以加强密切合作,但留住优质员工可能比较麻烦。

但目前的限制规定禁止在这些公司的所在位置储存、混合或处理油,除非是少量油。

New Oronite Product and Technology setup in China includes local field test team working with global colleagues.


新的重型柴油机油D1规范计划于2019年在全国颁布,其中特别强调了中国对量身定制的发动机机油规格愈加感兴趣,以满足当地市场的需求。他说:雪佛龙奥伦耐将增加新的重型规范。

另一方面,尽管在现行的发动机机油规范中存在ACEA燃油经济性和API资源节约标准,但采用新型燃油经济性测试的挑战更大。

中国SAE正处于为重型(HD)车辆和乘用车(PC)制定燃油经济性油试标准的早期阶段。因为燃油经济性标准仅仅是一项测试—重型车辆和乘用车测试很容易成为国标的一部分。此外,王先生引用并提到了由ASTM国际组织开发的一种发动机测功机测试(用于衡量润滑油在ILSAC GF-5中使用的改善乘用车和轻型卡车燃油经济性的能力)得出与序列VID的主要两点区别。首先,燃油经济性测试不包括老化,因此FEI 2*;其次,它可能不太精确,并且与VID这样的稳定状态有不同的反应。中国是一个综合全球复杂度的国家—而且中国的复杂度似乎正在增大。王先生补充说,复杂度增大会带来问题。

未来在多维的中国市场上对燃料和润滑油有何期待?王先生说,人们都在猜测,但王先生预计未来比任何专家想象的来得都要快。“拘执于过去,遮住了我们望向未来的眼”,进而面临迷失于“偏安现状”传统思维的真正风险。

The Latest News.

Delivered Daily!

Sign up for FREE industry updates.
First with the latest. F+L Daily. Sent to your inbox Everyday.
IPAC Depth | FLD Medium Tile Top | 300×300

F+L Magazine Digital Edition

F+L Magazine Quarter 3 2019

Quarter Three 2019, Volume 25, Issue 3

Click to view


300x600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