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意义

Digitalisation means different things to different people

Digitalisation means different things to different people
Image courtesy of David Stankiewicz
数字化。几乎每家公司都表示他们正在向数字化转型。但是数字化究竟是什么呢?尽管很多公司在数字化方面进行了大量投资并针对该问题进行了无数次的讨论,但我们对数字化仍然知之甚少。已完成数字化转型的公司将会显得与众不同,但其对数字化尚无共同的理解或定义。经过详细讨论之后,我们得出的结论是数字化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意义。

围绕像数字化,从模拟形式向数字形式转变的过程以及数字化等热门词汇,存在着模糊性。有些人(错误地)认为数字化仅限于自动化,而不是应用不断发展的技术。

2019年6月10日至14日,Innio的数字转换主管Ted Steigert,在加拿大温哥华召开的国际内燃机委员会(CIMAC)大会上就数字化进行小组讨论时发言,将数字化定义为“以技术为动力,为人类带来更好的结果”。Steigert描述了数字化创造价值的需求-无论是对客户、公司还是生态系统。

安宏资本(Advent International)收购GE的分布式电力部门后于2018年11月成立了INNIO。该交易包括Jenbacher和Waukesha产品线、数字平台和相关的服务产品。

许多公司已在其业务的数字化转型上投入了大量资金,而有些公司尚未投入足够的资金。但对于那些渴望获得未来数字化收益的公司而言,最困难的挑战往往才刚刚开始 – 因为他们需要了解价值的所在以及如何将其向前推进。由数位数字技术专家组成的国际内燃机委员会数字化小组同意接受数字化需要转变观念。为了做到这一点,人们需要更多地欣赏数字化。

新加坡工业贸易集团亚洲润滑剂制造商联盟(ALMU)成员于2018年9月完成的一项调查表明,由于颠覆性技术所带来的市场动态变化是亚洲润滑剂企业面临的重大挑战。联盟的成员们强调业务数字化需要技术支持。一些受访者对缺乏讨论该区域技术需要的共同平台表示遗憾。

当谈到不同部门之间的合作时,Stei-gert认为问题在于协调。通常,对自己扮演的角色缺乏了解。他说,要么分工不明确,要么每个人都试图“获得更多”,而不是坚持己见,创造更大的整体效益。

数字化的首要任务是度量指标。Steigert说:“被度量的事情就完成了。”只关注财政和收入是无知的措施。他说,在很多情况下,效果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显现出来。当然,公司专注于生产越来越多的数据;但是,如果不知道如何将数据转换成有价值的知识,那么即使增加大量数据也不会带来什么好处。

数据管理至关重要。数据共享通常被视为“挡箭牌”,但我们在实现数据共享方面的犹豫不决是否阻碍了创新?国际内燃机委员会小组成员建议,我们抛开这种恐惧,改进数据访问,以便所有参与方都能改进自己的产品。数据共享是互联网如此成功的原因——开放性、标准化和连接性。然而,平衡所有权、使用权和知识产权是一个困难的等式。如何将其包装成业务模型,在接收端没有获得比数据提供端更多价值的情况下分配收益和收入?

首届亚洲润滑剂制造商联盟年会暨全球领导力峰会于2019年3月4日至5日在新加坡举行。此次活动吸引了亚洲和全球润滑剂行业的领军人物,以应对亚洲润滑油界面临的主要挑战。本次活动的重要主题之一是润滑油行业如何为即将到来的数字化转型做准备。

壳牌国际润滑剂供应链副总裁Richard Jory就“润滑油行业的数字化”发表了主题演讲。壳牌公司代表指出了世界领先润滑剂供应商正在从数字解决方案中获取价值的几个领域。但是,Jory建议,壳牌公司数字化工作的80-90%收益来自“建立强大的数字骨干网”,其中包括加强数据管理,深入了解客户,改进壳牌公司交付产品和服务的方式。

上海市润滑油品行业协会(SLTA)会长吴跃迪发表了从中国看“数字化转型给润滑油行业带来的机遇和挑战”的演讲。吴建议,数字化是中国的一项优先任务,并得到中国政府的大力支持。然而,尽管生活服务业的数字化和为个人客户制造产品方面取得了迅速进展;他说,设备/能源/零件/原材料/和企业对企业(B2B)领域的制造业数字化在数字化领域的发展则较缓慢。

Valentina Serra-Holm是欧洲润滑剂工业联合会(UEIL)总裁,该组织代表欧洲润滑剂行业的利益。Serra-Holm告诉与会者,数字化在欧洲正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虽然数字化可以在整个价值链上实现,并提供区分和对抗商品化的机会;在这个阶段,只有少数几个领域发展得比较快——销售和营销、供应和物流以及状态监测。欧洲在数字化方面落后于美国,不过, Serra-Holm说,一些行业参与者显然有兴趣,这可能会加速数字化进程。

欧洲润滑剂工业联合会代表列举列举了多个实施数字计划的成熟公司的例子。Inoviga公司是福斯公司(Fuchs Petrolub SE)的全资子公司,成立于2016年,其为公司内部的数字化项目提供了发展动力。Inoviga将致力于为数字服务奠定基础,开发和测试替代和互补的商业模式,同样重要的是向福斯公司员工灌输数字化的重要性。

Serra-Holm表示,正在大力投资数字化的另一家公司是赢创。赢创数码专门为数字项目的孵化和新平台的测试提供了庇护所的部门,而无需集成到企业资源规划(ERP)系统中。

独立润滑剂制造商协会(ILMA)首席执行官Holly Alfano就数字化转型对润滑油制造业的影响发表北美观点。Alfano重点阐述了数字化的五个关键组成部分,包括电子商务、第四次工业革命、机器人技术、消费者进化和网络安全。

因为认识到了数字化和技术应用的重要性,亚洲润滑剂制造商联盟(ALMU)正在为其成员的数字化计划提供支持。该联盟最近开始与新加坡企业(ESG)展开对话,探讨成员如何在数字化和自动化项目中得到支持——从联系人、潜在解决方案提供商的角度,以及为符合条件的新加坡公司提供资金。ALMU主席 Ho Leng Woon在致各成员的一封信中,鼓励会员利用这一机会,指出他们希望ALMU和ESG 支持数字化计划。

You may also like

The Latest News.

Delivered Daily!

Sign up for FREE industry updates.
First with the latest. F+L Daily. Sent to your inbox Everyday.
F+L Week 2020 Early Bird | Medium Tile | 300×300

F+L Magazine Digital Edition

F+L Magazine 2019 Quarter 4

Quarter Four 2019, Volume 25, Issue 4

Click to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