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覆:新常态?

Disruption: The new normal?

Disruption: The new normal?
颠覆是用来描述创新或者扰乱的常用术语,指妨碍甚至终结一个当下的活动、进程或是市场。更有甚者,颠覆能够完全改变一个行业,更替这个行业内的公司,产品以及人员。

当今,颠覆通常与技术领域有关。但有时无数新产品宣称即将“颠覆”— 是一种营销策略而不是真正的干预,因此这个标签有过度使用之嫌。尽管这个词无处不在,颠覆性技术正日益改变商业模式、收入流、客户关系和服务这一事实很难改变。

颠覆性市场变化是否成为新常态,还是仅仅是个案?毫无疑问,公司必须跟上技术领域的迅速变化—确保它们在颠覆性时代继续蓬勃发展。

IHS Markit的石油市场、中游、下游和化学品副总裁Blake Eskew在加利福尼亚州棕榈沙漠举行的独立润滑油制造商协会(ILMA)年会上发表演讲,阐述了石油行业中对颠覆的争议性问题。IHS是一家大型研究和咨询公司,为全球下游市场提供全面的历史和前瞻性数据和分析。

Blake Eskew, IHS Markit
Blake Eskew


拥有哥伦比亚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和德克萨斯大学化学工程理学学士学位的Eskew,强调了可能对业内参与者影响特大的三个特定颠覆领域,其中第一个是将于2020年生效的燃料油供应和可用性的重大变革。

为应对高硫含量的担忧,世界航运业的管理机构—国际海事组织(IMO)已制定了全球对硫含量0.5%的燃料监管的规定。Eskew将这一变化概述为“你从未听说过的最重要的事情”。巨大的变化距离不到18个月—在相对有限的时间应对即将出现的“巨大颠覆”。

运货商可选择多种方式来遵守新规定。少部分将转换为液化天然气(LNG),乙醇或替代燃料;有些会在2020年生效时购买低硫燃料;其他会在船上放置“洗涤器”或废气清洁系统,这样就可以继续使用现有的燃料。当然,还有一部分人选择冒险,不遵守新规并寄希望于逃过执法检查。

在该阶段,国际海事组织正在围绕自2020年起运输实施严格执法政策,尽管须到2019年3月才能提供燃料规格。运货商试图确定他们将用什么燃料,炼油厂拼命想需要生产什么,但一切都要几个月后才能敲定。

世界上燃烧燃料的远洋船有12万艘。四分之三使用船用柴油。新规定不会对这些船舶造成重大技术问题。其余30,000艘中,约10,000-12,000艘船使用含量80%的高硫燃料。Eskew说,这10,000-12,000艘船上加装脱硫装置将“使问题也不存在”。

他说,问题在于该行业“没有执行,还在狡辩”。此外,该行业每年只能安装2,000个脱硫装置。显然,航运业在2020年还没有准备好。

不确定性使炼油行业也无所适从。该行业的任务是停止生产高硫燃料。然而,将高硫燃料转化为低硫燃料的成本效益不高,特别是船舶可能在未来五年内加装脱硫装置,这样有可能使高硫燃料市场仍然存活。炼油厂不太愿意投资并停产高硫燃料。

IHS预测重质高硫燃料将从目前的300万桶/天减少到2020年的100万桶。Ivkew表示,这一变化有可能影响到I类基础油的制造商,尤其是欧洲。由于IMO减硫计划有可能使轻质和重质精炼产品价格变化,II类加氢处理和III类基础油的工厂都将受益。

Eskew所述的最显著颠覆也许是移动技术的进步以及石油与电力之间的激烈竞争。各国已迅速出台政策,以减轻化石燃料的影响。Eskew表示,世界上90%的汽车国家都已设定或预定了效率目标。欧洲几乎每个国家都针对化石燃料采取了措施,2040年有效地禁止化石燃料汽车的销售。中国是电动汽车竞争的领跑者,电动汽车销量最大,因为中国正雄心勃勃成为下一个汽车生产大国。

ICE vs EV Disruption到2040年,IHS预测“全球汽车销售一半以上将是全电动车、插电式混合动力车或某种形式的轻度混合动力汽车。”路上跑的车辆仍将以汽油或柴油发动机为主—因为车辆的平均寿命为12年。这对于那些在化石燃料行业投入巨资的人来说,是个好消息。IHS预测到2040年,轻型油车将减少使用50万吨机油,约为乘用车机油总量的7%和润滑油总量的1%。

总部位于德克萨斯州的Eskew也承认,无人驾驶汽车技术的接受和发展、电池动力汽车的增长以及出行即服务的增长之间存在有意思的趋同。

他表示,无人驾驶汽车技术和出行服务的发展并不一定受到政策或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推动。这纯粹属于经济学范畴。用车成本一半以上是司机。无人驾驶省却了司机,使用出行服务比拥有车辆更省钱。Eskew表示,随着人们日益接受无人驾驶汽车技术,实施自主将面临巨大的经济压力。

Eskew所述的最后一个颠覆因素是原油价格波动。10月初,原油价格达到每桶86美元以上,达到四年来的高位。当时Eskew表示:“现实推动[原油]价格最大的因素是对伊朗制裁的恢复”。自制裁实施以来,出口量下降了约50万桶/天,随着政治压力不断增加,IHS预计未来几个月将继续下降60万桶/天。Eskew表示,由于每天损失110万桶,在本已供不应求的市场,价格上涨并不奇怪。

但是,制裁的影响可能会更糟。Eskew表示,对伊朗的制裁以“相对平静”的姿态进入市场。Eskew表示,过去几个月的正常颠覆导致产量比一年前减少了约100万桶,同时警告在任何重大新的颠覆因素出现之前油价上涨的可能性很大。他还说,如果制裁继续,短期内很难出现价格走低或供过于求的情况。

美国已接近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生产国,这与几十年前美国在世界能源市场的地位形成鲜明对比。原油市场紧缩提供了进一步机会,美国致密油能弥补原油短缺。油价上涨使得致密油更具经济可行性。Eskew预测,未来两年“致密油和美国原油总产量将大幅上升”,预计2018年比2017年高出100万桶/天。

然而,尽管伊朗受到制裁,美国和沙特阿拉伯最近增加了产量,但现在市场情绪越来越认为全球市场供应充足。11月下旬国际原油基准价格大幅回调至58.80美元的年内新低水平。在最近发表评论时,IHS已注意到制裁伊朗导致大幅豁免以及全球和中国经济增长疲软,是导致近期油价调整的因素。

You may also like

The Latest News.

Delivered Daily!

Sign up for FREE industry updates.
First with the latest. F+L Daily. Sent to your inbox Everyday.
300x600wechat

F+L Magazine Digital Edition

F+L Magazine 2019 Q1

Quarter One 2019, Volume 25, Issue 1

Click to view


ExxonMobil | FLM Medium Tile | 30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