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的航空旅行会是这样吗?

Is this the future of air travel?

Is this the future of air travel?
Photo courtesy of Singapore Airlines.
在我们中转前往某个目的地时,我们是否最终领教了烦琐的中途中转或疲惫的接续航班?不再能在书店和药店之间往返穿梭、担心触犯当地风俗而不敢离开机场、因害怕错过下一个旅程虽累却不敢合眼。

航空业的新兴趋势之一是航班长途化。2018年10月11日,新加坡航空公司开通从新加坡到纽约的世界上最长的直飞商业航班。新航班将从新加坡樟宜机场飞往纽华克自由国际机场,航程达16,800公里,空中飞行时间更是惊人地长达18小时45分钟。新加坡航空公司利用其在新型A350-900 ULR(超远程)飞机的先发优势提供日常服务。

其他飞机运营商也不甘示弱、纷纷跟进。菲律宾航空公司(PAL)已取消了加拿大、美国西海岸和其他亚洲国家的多个中途停留站和衔接航班,开通了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到菲律宾的直接不间断航行。同样,运营商借助的是空客A350-900的长途飞行能力。

菲律宾航空公司表示新的马尼拉—纽约航线“舒适、便利且高效”。菲律宾航空公司销售副总裁Ryan Uy(瑞安·尤伊)注意到他们最新产品的销售很旺。另外,澳洲航空公司也在考虑远距离航班的优势。2018年6月,首席执行官—Alan Joyce (艾伦·乔伊斯)宣布,澳洲航空公司在考虑订购超长距喷气机,准备开通悉尼直飞伦敦的航班,从而打破澳大利亚与伦敦等全球金融中心之间的“距离障碍”。

但是先不要太高兴,这一情景是不是有些眼熟?宣布的内容也给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十几年前,超长距航班很常见。后来,由于全球油价飙升这些航班逐渐取消,最重要一点:需求不足。毕竟,在30,000英尺的高空乘坐18个小时的航班,漫长又煎熬。为此,航空公司承诺提高舒适度、满足消费者对超长距离的需求—包括更安静的客舱、可减缓时差反应的照明系统、更加贴心的飞行体验,以及对乘客更有吸引力、经济实惠的Wi-Fi。

新加坡航空公司是早先建立后来又逐步淘汰类似远距航行产品的航空公司之一。是什么让他们认为这次重拾淘汰产品会奏效?远距离是代表旅行的未来趋势,抑或只是特定旅行者或商务人士的细分市场?

壳牌航空润滑油公司总经理Vanessa Boag(凡妮莎·博格)认为,未来几年乘客会期待距离更远的直飞航班。壳牌拥有世界上最广泛的加油网络之一,覆盖全球32个国家约850个机场。Boag(博格)负责壳牌航空的综合航空润滑油产品组合。

Photo courtesy of Shell.
Photo courtesy of Shell.


Boag(博格)表示,超长距离航班的回归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适合这一距离航行的新一代高效飞机,包括新型波音787梦想飞机和空中客车A350 XWB型飞机。之前用于新加坡至纽约航段的四引擎空客A340,重量较大,不太适合燃料耗量较高的环境。新一代飞机重量更轻、巡航速度更快,更大的双引擎、更轻的桨叶能提高推进效率和燃油使用效率。具备这些优点,更远距离、经济高效的点对点直飞航班就能成为现实。

诚然,这项技术令人印象深刻,并为远距离航行开启了机遇之窗。Boag(博格)说:人们很少讨论的是,这些远距离航行对航空公司和润滑油配方设计师提出了挑战。

超长距离航行会造成发动机温过高,这对飞机机队的安全维护以及健康相关成本产生巨大影响。Boag(博格)说:高温会升高涡轮发动机油(TEO)的温度,可能造成发动机中有害、昂贵的碳沉积,这种过程也被称为焦化。她说:这可能需要发动机大修更频繁,航空公司为此增加达20万美元的成本。在航空燃油价格不断上涨,航空公司正在寻求降低成本的举措时,降低维护和发动机大修也是必不可少的。

Boag(博格)说:“使用正确的涡轮发动机油,是航空公司处理发动机超长距离飞行维护压力的最有效、最简单的方法之一。”她认为,高热稳定性或高性能油,可保证长期热稳定性和氧化稳定性。抗焦化和高载荷航空润滑剂,可降低使用维护负担并提高飞机的利用率。

壳牌集团每年平均花费10亿美元投入研发,同时拥有一支专注于燃料质量、替代燃料和润滑油的航空科学家团队。

Boag(博格)表示:AeroShell ASTO 560 涡轮发动机油专门设计用于应对发动机温度更高、运行时间更长。举例,AeroShell ASTO 560用于由美国大型Pilatus PC 12运营商运营的PT6发动机,再配上其它良好的维护实践,检修周期可从3,000小时延长到5500小时。Boag(博格)估计每个发动机飞行小时总体会节省至少50美元。

向超长距航班转变也需要更多的燃料,从可持续性的角度来看还会产生更多问题。Boag(博格)说:此举“突显了通过使用可持续航空燃料(SAF)使航空业转向低碳未来过渡的重要性”。

Boag(博格)强调壳牌致力于使航空公司和机场合作伙伴将运营中可持续航空燃料的生命周期碳排放量显著降低。其行动包括与各航空公司,包括荷兰皇家航空公司(KLM)、北欧航空公司(SAS)、芬兰航空公司、全日空航空公司(ANA)和日本航空公司的战略合作,通过使用二手食用油衍生的可持续航空燃料、降低旧金山国际机场(SFO)的碳排放。

You may also like

The Latest News.

Delivered Daily!

Sign up for FREE industry updates.
First with the latest. F+L Daily. Sent to your inbox Everyday.
F+L Week 2020 Early Bird | Medium Tile | 300×300

F+L Magazine Digital Edition

F+L Magazine 2019 Quarter 4

Quarter Four 2019, Volume 25, Issue 4

Click to view